您好 歡迎來到中國超硬材料網  | 免費注冊
遠發信息:磨料磨具行業的一站式媒體平臺磨料磨具行業的一站式媒體平臺
手機資訊手機資訊
官方微信官方微信
鄭州華晶金剛石股份有限公司

2020年全球油氣勘探開發支出將大降27%

關鍵詞 油氣 , 勘探|2020-07-30 09:53:43|來源 全說能源
摘要 受油價暴跌和收入減少的影響,預計2020年全球油氣勘探開發支出將大降27%,是35年多來下降第二大的年份,退回到2005年的水平。2020年3月9日至4月22日前后,國際石油市場發...

受油價暴跌和收入減少的影響,預計2020年全球油氣勘探開發支出將大降27%,是35年多來下降第二大的年份,退回到2005年的水平。

2020年3月9日至4月22日前后,國際石油市場發生了史上第四輪油價暴跌。除拖累世界經濟滑入20世紀30年代大蕭條以來最嚴重的衰退外,本輪油價暴跌的影響是多方面的和深遠的,國際能源署估計直接導致了全球能源收入減少“遠遠超過“一萬億美元,能源領域的投資將出現歷史性的驟降,預計將創紀錄地減少4000億美元,從石油到天然氣再到可再生能源各個領域無一幸免。

石油天然氣行業是資金密集性行業,當期穩定的生產,需要前期大量的資金投入開展勘探開發活動,尋找到可供生產的油氣資源,建設生產能力。美國《世界石油》網站刊載了詹姆斯·韋斯特發表在該雜志2020年7月號的“全球勘探與生產支出年中展望:正在崩潰”的文章,分地區和企業,詳細地分析了2020年上半年全球油氣勘探開發支出的情況,并對全年的形勢進行預估。以下,我們摘譯并編輯了這篇文章的主要內容,意在為行業內外了解當前全球油氣勘探開發形勢提供一份較詳實的資料,更多的還希望行業內外對由此可能給未來國際石油形勢帶來的影響予以足夠的重視并早做應對的準備。

一、2020年是35年多來油氣勘探開發支出下降第二大的年份

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和市場份額之爭的雙重黑天鵝,給能源行業帶來了重大的損失。沙特阿拉伯和俄羅斯在今年3月和4月的過度生產,以及隨之而來的在歐佩克+協議達成之前的油價暴跌,已經對2020年的油氣勘探開發資本支出造成了嚴重的負面影響。

111.jpeg

2020年,全球勘探開發支出將下降27%,有望成為35年多來第二糟糕的一年,僅次于2016年32%的降幅,與去年12月調查預計的2%增長相比,將下降3000個基點,對2020年將連續第四年出現溫和改善的預期出現逆轉,結束了自2016年以來連續三年的溫和增長。從調查的情況看,2020年全球勘探與生產支出將創下新低,比2016年低點低16%,比2017年峰值低55%,已退回到2005年的水平,所有區域都在下降,而且都在以兩位數的速度下降,這是現代歷史上第二次全球所有地區都出現衰退(2020年和2015年),并且是唯一一次所有地區都以兩位數的速度下降。

2020年,將是北美地區35年多來調查歷史上第二糟糕的一年,僅次于2016年下降的53.5%,可能會比1986年下降的39%和2015年下降的34%更糟,從預期的6%加快至42%,其中美國占了北美地區下跌的80%,而加拿大在10年內第六次萎縮??碧介_發支出在六年內第四次收縮,其中有三年是調查史上12個下降年份中排名前四的年份。這場災難給美國和加拿大油氣工業帶來的破壞,如何評估都不會被夸大,從2017年到2019年連續三年痛苦緩慢的個位數增長已經消失。2020年,北美地區的勘探開發資本支出,比2016年的谷底下降了5%,比2014年的峰值下降了71%,回到了2003/2004年美國頁巖氣革命開始前的水平。從總體上看,過去36年中,北美地區勘探開發的資本支出有12年是下降的,平均下降了24%。

由于正在進行新項目的開發活動,2015年,非洲油氣勘探開發資本支出保持得比大多數國家都好,但現在情況正好相反,非洲大的開發項目已經結束,而隨意性開發的項目更容易被推遲。預計,2020年非洲的國際資本支出將下降43%,緊隨其后的是俄羅斯/前蘇聯/東歐和西歐,支出收縮近30%,并列第二;拉丁美洲的資本支出也大幅下降,降幅為24%;亞洲和中東的資本支出下降相對溫和,為15%左右。

和北美地區一樣,2020年將是35年多來調查國際性油氣公司勘探開發支出第二糟糕的一年,僅次于2016年25%的降幅。在過去的36年里,國際性油氣企業資本支出有10年平均收縮了2%,在過去的6年里,有4次收縮屬于最嚴重的衰退。2020年,國際性油氣企業的勘探開發資本支出比2017年的低谷下降了13%,比2014年的峰值下降了48%,回到2006/2007年的水平。按油氣企業類型統計,獨立運營的油氣企業下降幅度最大,降幅接近25%,而大型油氣生產企業降幅為17%。

海上鉆井平臺數量大大超過了最悲觀的估計。國際性油氣企業資本支出計劃中,近30%的波動體現在海上,海上浮動的和淺水鉆井的平臺數量都已從3月份的峰值下降。鑒于這些項目相對于陸上項目的復雜性,海上項目的投資往往更具韌性,這些項目一般的表現會更好。然而,由于新冠肺炎疫情旅行限制進一步提高了海上成本,運營商迅速終止了很多合同,推遲了鉆井平臺的投標,放棄了勘探項目。最近批準的開發項目進展緩慢,因為鉆機處于待命狀態,運營商尋求削減資本支出,并希望在服務和設備等方面獲得價格優惠。因此,在過去的幾個月里,浮式和自升式鉆井平臺的數量都急劇下降,鉆井承包商的流失加速。

二、北美地區的勘探開發支出將大降42%

從目前調查得到的數據看,北美地區是2020年全球油氣勘探開發資本支出下降幅度最大的地區之一,油氣行業受油價暴跌的影響和沖擊最為嚴重。

222.jpeg

(一)美國的支出將下降43%

2020年,預計美國的勘探開發資本支出將下降43%,降至580億美元,低于2016年600億美元的資本支出,陸上鉆機數量將按年同比減少58%,平均減少到389臺。

2020年上半年,北美地區的勘探開發活動和資本支出,就像過山車一樣。前兩個月,隨著油氣公司勘探開發預算的重啟,以及鉆機和完井人員的重新投入使用,油田服務和設備公司的設備利用率不斷提高。今年第一季度,美國陸上鉆機數量相對強勁,環比下降4.2%。相比之下,前三個季度的降幅分別為-11%、-7.5%和-5.5%。

3月份,隨著油價下跌和新冠肺炎疫情禁足令帶來的物流問題,完井作業陷入停頓,同時美國陸上鉆機數量大幅減少。第二季度,美國陸上鉆井平臺數量下降了51%,但最近下降幅度趨緩。2019年,美國陸上鉆機數量為782臺,最近一周減少了528臺鉆機,降至254臺。

2020年下半年,油田服務和設備公司的前景仍然很差。第二季度勘探開發活動觸底后,在第三季度預算耗盡之前,會出現小幅復蘇,并在年底前再度下滑。在這種情況下,有太多的資產、公司、管理團隊和債務,行業低迷將加速必要的重組和整合。

目前,油田服務公司正在大力削減成本(包括可變成本和結構成本),降低自身的資本支出水平,解雇和無薪勞動,削減工資和補償,關閉未充分利用的設施。由于本輪油氣行業的衰退前所未有,這些措施是否足夠令人懷疑。不過,近期出現了一些積極的跡象。創紀錄的全球庫存可能正在接近峰值,而需求走強和供應減少,已使庫存曲線趨平。每周鉆井平臺數量的下降,開始從低迷時期的水平小幅回升。行業未來的前景仍然充滿挑戰,但稍微穩定一點會有所幫助。

從目前預計看,2020年美國陸上鉆機數量將減少58%,而之前的預測為減少56%,這是由于第二季度鉆機數量的下降幅度大于之前的預期。預計2021年鉆機數量將減少38%,而之前的預期降幅為29%。

由于全球油氣行業困難的現狀,將帶來美國油氣市場資產報廢、公司關門、杠桿率降低,許多企業將破產,預計要到2023年美國的鉆機數量才會再次超過400臺,這與之前的峰值相去甚遠。對于美國油田服務和設備公司來說,原本是為2000臺鉆機市場而建立的,而不是500-600臺鉆機的新峰值。

(二)加拿大的支出將下降35.9%

加拿大油氣行業目前完全處于混亂之中,正在經歷10年來的第六次萎縮,陸上鉆機數量處于現代歷史上的最低水平,近幾周處于底部,只有12臺。2016年5月(第18周),加拿大的鉆機數量為34臺。一般來說,加拿大的油氣鉆機數量通常在每年的第18-19周見底,隨后幾周開始急劇上升。然而,在今年的第26周,加拿大的鉆機數量繼續下降了13臺,相比之下2016年同期增加了40臺,而此前四年(2016 - 2019年)則平均增加72臺。

預計,2020年加拿大的油氣勘探開發資本支出將下降35.9%,下降至127.66億美元,而最初的預期是今年加拿大的支出將增長0.6%,增加1.3億美元。

三、中東地區的勘探開發支出將下降12.5%

2020年,部分中東油氣公司的勘探開發支出將同比下降12.5%,低于12月份報告中8%的預期增幅,該地區的公司可能會將上游業務削減10%-20%。從總體上看,中東地區的勘探開發資本支出將比2017年低5%,比2014年的峰值低29%,回到2012/2013年的水平。

333.jpeg

目前,中東地區一些最大的油氣公司仍致力于海上開發項目。例如,沙特阿拉伯國家石油公司阿美公司正在籌建一座新船廠,生產自升式平臺和陸地鉆機。沙特阿美公司正在考慮發標新的長期海上維護合同,該合同涉及其巨大的曼朱爾油田,每年可能價值15億至20億美元。不過,沙特將價值50億美元的祖盧夫油田開發計劃推遲到至少2021年第四季度。

與此同時,盡管200億美元的哈伊爾和伽沙(Hail & Ghasha)酸氣項目被推遲,阿布扎比國家石油公司仍計劃擴大阿爾達比(Al Dabbiya)和烏姆阿爾達爾赫(Umm Al Dalkh)油田的規模,新的EPC招標文件將發布。

卡塔爾石油公司正在推進其液化天然氣擴張戰略,并與韓國三家造船廠簽署了190億美元的合同,在2027年之前建造100艘液化天然氣運輸船。盡管全球液化天然氣供應過剩,但該公司計劃在2027年前將其北方氣田的液化天然氣產能從目前的7700萬噸/年擴大至1.26億噸/年。

英國石油公司正就出售其在阿曼哈贊(Khazzan)天然氣田60%股權中的10%,進行初步談判,價格估計為10億美元。

四、拉丁美洲地區的勘探開發支出將下降24%

預計,2020年部分拉美企業的支出將較2019年水平下降24%,較去年12月調查時的溫和收縮3%有所加速。2019年,運營商連續第二年增加支出,使得資本支出比2017年的低谷回升22%。2020年拉丁美洲勘探開發資本支出的下降,將超過前兩年的增加,今年的勘探開發資本支出與2007年持平。

盡管第六輪鹽下勘探僅成功拍賣了一個區塊,但巴西國家石油公司仍計劃剝離圣埃斯皮里托(Espirito Santos)盆地一些非核心勘探區域的股份,并計劃在坎波斯(Campos)盆地的成熟油田開展新的三維地震,部署兩個新的浮式生產儲油船,以振興老油田。雖然國際大石油公司因油價下跌而推遲了勘探活動,但它們仍將巴西視為一個重要的上游目的地。

雪佛龍等大型石油公司繼續縮減在委內瑞拉的業務。由于油價下跌和美國加強制裁,委內瑞拉今年以來的產量下降了20%,俄羅斯石油公司也終止了在委內瑞拉的業務。阿根廷政府計劃推出新的補貼,以刺激上游投資,而??松梨诶^續推進在圭亞那蘇里南盆地的勘探開發工作。

五、俄羅斯/前蘇聯/東歐地區的勘探開發支出將下降31%

2020年,預計部分俄羅斯和前蘇聯企業的支出將較2019年水平下降31%,與去年12月調查中6%的增幅形成鮮明對比,這是該地區第三次出現年度下滑,凈累計降幅為2017年的38%。目前,俄羅斯和前蘇聯地區的勘探開發支出,可能降至2007/2008年以來的最高水平。

俄羅斯、沙特阿拉伯、科威特和阿聯酋同意將5月、6月的全球原油日產量削減10%,達到創紀錄的970萬桶/天,目前已延長至7月。今年5月,俄羅斯石油產量降至859萬桶/天,接近該國的目標。俄羅斯石油生產商遵守歐佩克配額的情況,清楚地反映在修訂后的2020年資本支出計劃中。由于俄羅斯盧布兌美元走軟,外匯兌換損失也導致資本支出下降。與此同時,由于全球停工,天然氣生產商的需求雖然有所下降,但仍在繼續推進新的開發項目。

俄羅斯最大的石油生產商俄羅斯石油公司預計,歐佩克+減產將延續到2022年,該公司已經放棄了修復西伯利亞西部薩莫特洛爾(Samotlor)油田的計劃。不過,俄羅斯獨立天然氣生產商Rusgazalliance已經開始了為期三年的塞馬科夫斯科耶(Semakovskoye)油田開發的第一階段,將鉆探19口井,作為該地區的首個水平井開發項目,將帶來75億立方米的天然氣。

盧克石油公司在里海的第三個新油田開發項目也在繼續取得進展,第一個油田預計將于2022年投產。隨著該地區其他兩個項目的開發,該公司計劃再鉆四個探井。與此同時,俄羅斯天然氣工業股份公司幾乎停止了通過亞馬爾管道,向歐洲出口天然氣。今年5月,俄羅斯從烏克蘭運往歐洲的天然氣,只使用了管輸能力的一半左右。

羅馬尼亞獨立黑海油氣公司的美得俄(Midia)天然氣項目已完成30%,該項目價值4億美元,第一批天然氣將于2021年供應。??松梨谡噲D退出與奧地利石油公司,在羅馬尼亞合資的海王星深海(Neptun Deep)巨型天然氣項目。

六、西歐地區的勘探開發支出將下降29%

2020年,預計部分歐洲企業的支出將較2019年下降29%,而去年12月調查時預期小幅增長1%,從而結束自2016年以來連續三年的正增長,今年下降的幅度比最低時低了近26%,與2014年峰值相比下降了約22%,從而使得該地區的支出將再創新低,降幅將超過過去三年的改善。一些歐洲公司的支出比2016年的低谷低11%,比2014年的峰值低45%,勘探和生產資本支出回到了2006/2007年的水平。

挪威政府正在敲定一項對能源行業的支持方案,可能包括暫時改變挪威大陸架的石油稅收制度。隨著一些重大開發項目進入完井階段,勘探和油田開發都將受到沖擊,今年的支出將減少約20%,2021年將再減少16%。

與此同時,各機構正在加緊努力開發新的低碳技術,目標是氫、電池、海上風能和綠色航運。阿伯丁大學的一項新研究估計,按每桶45美元的價格計算,英國北海超過四分之一,約4.2 億桶的石油儲量將是“不經濟的”。

七、印度/亞洲/澳大利亞地區的勘探開發支出將下降17%

2020年,預計印度、亞洲和澳大利亞部分企業的支出將較2019年水平下降17%,僅次于中東地區13%的降幅。2019年,該地區的支出加速增長,總資本支出連續三年徘徊在740-750億美元的低谷之后,增長了13%。最初預計,2020年這一地區的支出將增長1%。而實際如下降17%,將創下比2013年峰值低44%的新低,使該地區的資本支出回到2007/2008年以來未見的水平。

4444.jpeg

2019年,該地區貝克休斯的鉆井數量平均增長了4%,鉆井數量有所增加,但各公司將在2020年改變重點。亞洲公司已經部分削減了收購的資本支出,桑托斯完成了以12.6億美元收購康菲石油公司的北澳大利亞和東帝汶資產。新加坡獨立石油商玉石公司(JadeStone)和新西蘭石油天然氣公司正在尋找新的生產資產和開發項目,包括有勘探前景的項目。

印度石油天然氣公司繼續專注于國內生產,并正在推進一個7億美元的管道替代項目和一個10億美元的達曼上行(Daman Upside)項目,該項目需要一個大型的海上加工平臺。

穆巴達拉(Mubadala)公司,還在推進馬來西亞近海10億美元的佩加(Pegaga)天然氣項目。中國的中海油非?;钴S,最近在渤海灣發現了7.3億桶的石油,已啟動了新一輪離岸許可招標,邀請外國公司競標15個區塊,目標是深水和高溫高壓作業區域,截至時間為2020年9月底。

八、非洲地區的勘探開發支出將下降43%

預計,2020年部分非洲公司的支出將下降43%,下降幅度是全球最嚴重的,與美國的大幅下降不相上下。最初預計,2020年這些公司的資本支出將增加3%,在2019年9%的增長基礎上再接再厲,為連續三年的良好增長畫上句號,這些支出在2016年低谷的基礎上增長40%,2012年峰值上增加16%。然而,2020年43%的下降,在調查中創下了新低,比2016年的谷底低21%,比2012年的峰值低52%。

尼日利亞石油資源部啟動了行業期待已久的邊際油田許可工作,涵蓋57個未開發的油田,預計不久將公布一份通過資格預審的投標人名單,不過投標截止日期尚未公布。尼日利亞國家石油公司最近呼吁,生產商要將該地區的生產成本降至10美元/桶或更低,以便與歐佩克其他成員國競爭。

由于高成本、地緣政治動蕩和安全問題,阻礙了尼日利亞的油氣勘探開發活動,數家石油巨頭正在尋求剝離資產。雪佛龍計劃剝離尼日利亞8個陸上和淺水區塊,道達爾計劃出售其在OML 118區塊12.5%的股份,其中包括高產的邦加油田、邦加西南油田和阿帕羅油田。??松梨诖蛩愠鍪墼谀崛绽麃喓驼У玫馁Y產。因此,預計近期非洲勘探與生產支出不會復蘇。

從國際石油市場過往的歷史看,一輪油價大跌導致勘探開發資本支出下降之后,必然會在未來的一段時間里帶來油氣供應的緊張和新一輪的油價波動。因此,作為世界第一大石油和天然氣進口國,我國行業內外都應對今年所發生的史上第四輪油價暴跌的負面影響,予以足夠的重視,并早做應對的打算和充分的準備。

  ① 凡本網注明"來源:中國超硬材料網"的所有作品,均為河南遠發信息技術有限公司合法擁有版權或有權使用的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中國超硬材料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②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中國超硬材料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③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30日內進行。
※ 聯系電話:0371-67667020
柘城惠豐鉆石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河南聯合精密材料股份有限公司
3d试机号033历史开奖